劳模事迹

当前位置: 首页 > 时代风采 > 劳模事迹

两获国际金奖的制琴大师朱明江

时间:2014-01-07

 
 
 
 
   在他手上,每把小提琴都是一件艺术品


  走进朱明江的家,就像走进了小提琴博物馆:墙上贴满了各种提琴照片,橱柜里满是提琴以及提琴的配件。朱明江是国际提琴制作大师。上世纪90年代初,他毅然辞职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从最开始的2平方米到现在的14平方米,他为提琴付出了全部热情和青春。

  因成绩突出,多次在国际上获奖,朱明江获评“中国乐器行业优秀人物”、“全国技术能手”、“广东省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等称号。2008年,他加入了“国际提琴制作大师协会”,是三个中国籍国际制琴大师之一。

  8月21日,朱明江带记者参观了他的提琴工作室。

  探秘提琴工作室

  说起自己的工作室,朱老师有一肚子话要说,“最开始我花了全部的积蓄买了一台抽湿机,当时可是要2000块钱啊!而且工作室也没这么大,只有2平方米。”朱老师走到角落比划着大小。

  窗户前的钢线上挂满了刚刚做好的提琴面板。“这些面板要晒,一般晒1-2年,晒成黄黄的最好了。”长长的工作台是特制的,工作台上有三盏台灯、一块布,还有温度计和湿度计。“提琴制作很精细,制作的环境非常重要,温度或者湿度太高太低都会使提琴变形。”

  工作台底下是一溜十几排薄薄的小抽屉,记者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抽屉。“这里放的是工具,我没具体数过,应该有500多件,我都分好类放在这几十个抽屉里。”朱老师边说边打开抽屉给记者看。

  在这个工作室里,朱明江主要制作高端、研究性质、艺术品类的作品。这里出生了多把获国际大奖的琴,其中两把获得国际最高奖。墙上贴满了他获得提琴比赛的奖状。
揭开制琴大师的面纱

  一个制琴者,在高水平的国际比赛中获奖已不易,获十多个奖就更罕见了。尤其是“美国国际比赛”金奖,这个奖项从1984年改为综合金奖,提琴必须声音和外形都很完美才能获得金奖,所以十三届比赛有六届空缺小提琴金奖,可见一“金”难求。“我最喜爱的琴是06年的那一把,无论从外观和声音上它都是完美的,所以获得了金奖。”朱老师指着工作室墙上的照片对记者说。朱明江1994年与2006年两次摘取被业界称为“提琴制作皇冠上的明珠”的小提琴金奖,成为国内惟一一个两次获“小提琴金奖”的人。他被《时代》周刊、路透社称为“世界5%以内顶级提琴制作家”。

  解密提琴制作工艺

  朱明江与很多上世纪50年代出生的人一样,经历了上山下乡。他“插队”到番禺万顷沙。1975年底,当广州成立中国第一个提琴制作中专时,他被选入学校。“当时是有考试的,考得很细致,老师给我两个小短木棍,让我说出有什么区别。一般人看不出区别,我换了个角度一看,发现有一根木棍表层是波浪的蛇形纹。之后还考了些音乐知识,然后我就被选上了。”

  制作提琴要耐心、细心,比如提琴的饰缘,它有固定的宽度,0.1毫米的差距都不能有,“饰缘的凹槽宽度很讲究,宽度合适,镶嵌进去才不会有缝隙。”记者刚开始看,以为饰缘是画上去的,近距离仔细查看,也没看出任何镶嵌的痕迹。“制作提琴有很多工序,每一个都是很细致的,不能有任何缝隙,否则就会影响音质。”

  “制作一把优秀的提琴大概需要2年时间,最少要工作200个小时。”朱老师安静地坐下来拿出制琴工具,“琴的面板是有弧度的,这个弧度对提琴的声音起了很大的作用,也正是有了这个弧度,所以在桌子上放不平稳。我们把琴放在这个模板中间,它就很平稳了。”朱明江介绍,一把提琴有100多个部件,除了琴弦,每个部件均是他用手工一点点刻出来、磨出来的。特别是琴的弧度、如何油漆,这些都是“独家秘笈”,“绝不透露”。
把提琴当作艺术品

  说起我国提琴制作产业,朱明江不无担忧,中国目前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提琴出口国,世界上80%的提琴都是“中国制造”。然而充斥国外市场的中国提琴大多是廉价琴。“前几年在美国,一套中国制作的提琴批发价格约20美金,就是别人打工一个小时挣的钱。这些提琴大部分是工人用机器批量生产出来的,所以国产提琴很难进入高端市场,难以得到西方人的认可。”

  朱明江把自己的毕生心血都献给了提琴制作,说起他是劳动模范,他并没有说劳动艰辛,而是这样理解劳动,“首先劳动是用自己的技能解决温饱问题,再就是对社会的贡献。中国人在提琴制作上获得金奖,有利于增强国际社会对中国产小提琴的信心,也是对中国提琴制作产业的贡献,我觉得这就是劳模应该有的态度。”“他以前是市劳模,后来我们推选他为省劳模,之后国家给他颁发了全国劳模。当时我们推选他为劳模,也是觉得他那种对提琴的热爱和执着是别人达不到的,我觉得劳模不一定是环卫工人那样的劳动者,朱明江更符合新时代劳模的标准,他在提琴制作领域扎扎实实工作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广东省乐器协会常务副会长李爱群表示。

  朱明国对中国提琴行业还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尽管小提琴制作涌现了更多厉害的人,但是很多人只把提琴当作一件产品,我希望不管是提琴演奏家还是提琴制作家都能把提琴当作一种艺术品来欣赏,这样中国提琴就真的从整体上走向高端了。”